2019-09-12 12:48:37 来源:广东医科大学 作者:谢端煌 人气:
微信扫码用手机看:

? ? 早产儿,罹患脑瘫,却无钱医治,家里还有个自闭症的哥哥。在生活不能自理的情况下,小健(化名)依然渴望和普通的孩子一样上学求知。

? ? 8月23日,受潮医会委托,广东医科大学悦光志愿服务队(以下简称“悦光”)对获得医疗资助的脑瘫儿家庭进行回访。此前,悦光牵线已为9名脑瘫患儿成功申请到潮医会慈善项目的救助,而小健作为其中一员,将获得免费手术治疗及康复训练的机会。

? ? 早产脑瘫,求医多坎坷

? ? 正常胎儿出生体重为5到8斤。而据小健父母回忆,小键是早产儿,刚出生时只有1斤半,属于超低体重儿,存活率低,患病风险大,被放在保温箱中护理观察。6个月后,小健被确诊为脑瘫。

? ? 小健的父母辞去了东莞的工作,带小健前往广州求医。脑瘫康复治疗一天的费用为60到100元,一个月就要两三千。很快,长期的康复治疗花光了家里所剩不多的积蓄。不得已,小健中断治疗,回到老家。一家五口住进了爷爷奶奶家,挤在一个房间里。爸爸开始卖粥粉挣钱,妈妈打工贴补家用。

? ? 家里有心继续医治,但自闭症的大哥慢慢长大,开始在家里摔瓶砸罐、摔瓶砸罐。甚至跑出家门,在外面追汽车、吃潲水、堵马路,几次三番被人报警投诉。妈妈只好放弃打工,留在家照看。养家的担子全落在爸爸身上。爸爸做小本生意,只能堪堪养活七口人,无力多承担康复治疗每月上千的费用,入不敷出,欠下外债。

? ? 小健父母曾尝试向汕头市残联康复中心申请免费康复治疗。但是要申请免费治疗的脑瘫儿实在太多,轮到小健还要等2年,而那时小健已经不符合年龄要求。

? ? 小健的治疗被再度搁置。对这些年的经历,小健的奶奶深感心酸,和志愿者讲述过去时,总是一开口就忍不住流泪。“他大哥每天又哭又闹,我都拦不住他。他妈妈就留家里管着他,出门也不能走远,现在想治病也去不了。”

图为志愿者回访小健一家,志愿者与小健说话。罗淇元/摄

? ? 困境不颓,想治病上学

? ? 悦光一行人刚进门,小健的奶奶便拉着志愿者的手哭了起来。她激动地说,小健已经8岁,想去上学。村里的小学却不肯接收他,认为他在那里上课,会吸引其他孩子的注意,影响课堂教学。

? ? 由于行动不便,小健常年呆在家里,与外界隔绝,没有朋友,只有家人相伴。小健现在可以自己坐到椅子上,但由于肌肉萎缩,坐不久,身体会痛。随着年龄渐长,小健体重上升,妈妈也没法抱他太久。病痛加身,小健非常渴望能得到治疗,改善自己的身体状况。奶奶向志愿者透露,得知悦光志愿者来访的消息后,小健在家里念叨了两天:“一直说‘太好了,有人要来帮助我了’,很高兴。”

? ? “姐姐,我想治病,我想上学。”初次见面,小健显得非常紧张,身体发硬了很久。志愿者陪他玩、说话,才慢慢缓和下来。虽然怕生,但小健依然不气馁退缩。志愿者把他抱在怀里,他对志愿者说:“我想要把我的病治好,我想上学。”

图为志愿者陪小健玩、说话。罗淇元/摄

? ? 获得资助,助力上学路

? ? 据悉,今年1月,潮医会联合汕头市政协,携手暨南大学医学院附属广州红十字会医院、中日友好医院、北京爱尔公益基金会启动“爱尔向日葵慈善项目·潮汕行”,为汕头地区低收入困难家庭12岁以下脑瘫患儿实施医疗救助。

? ? 5月,悦光与潮医会合作,为小健成功申请到医疗及康复训练补助。经过审核评估,手术时间定在10月份。手术治疗能帮助小健克服四肢运动障碍,使小健与校方协商上学成为可能。此前,由于当地消息闭塞,他们一家并不知道该资助项目的推行。

? ? “慈善机构没有余力去联系每一个脑瘫儿家庭,”悦光副队长林蕴谈道,“而作为学生的我们,可以协助这些机构,利用假期时间去走访,帮助有需要的脑瘫患儿。”

? ? 同一时间,另外8名脑瘫儿童也在悦光帮助下,申请到潮医会慈善项目的医疗资助。8月,受潮医会委托,悦光志愿者前往9名脑瘫儿童家中进行回访,深入了解受资助脑瘫儿童的现况。

? ? 悦光指导老师、潮医会主任蔡鑫生说道:“悦光一直致力于脑瘫儿童的关爱行动,为他们带来切实的帮助和扶持。我也希望,潮医会资助不仅能为脑瘫儿家庭减轻负担,还能给像小健一样的脑瘫儿童们带去追逐梦想的希望。”届时,小健将前往广州红十字会医院,迎来他求医求学路的转折点。


+1
如果您觉得本文不错,欢迎分享给好朋友:
相关评论
相关阅读
但行善举,莫问前程返回列表

团队名:悦光志愿服务队

学校名:广东医科大学

简???介:

查看更多>>